修止狀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9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山獄】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-END-




 
 山本武如願在獄寺隼人身上留下不可抹滅的記憶,過了五年還是無法輕易連根拔除,有人看到銀髮男子埋沒黑暗的走廊當中,開啟最裡頭的病房,裡面明明誰都沒有,男子卻會坐在潔白的病床上欣賞外頭的風景,像是在陪伴誰似的。

 

 

  直到有一天,銀髮男子開啟房門時,裡面躺了一位黑髮男子,他喲了一聲對獄寺打招呼,愣在原地的獄寺怎麼也沒想到與眼前的男子相遇後,命運的齒輪又緩緩轉動了,將他帶往不同的未來。

 

 

  「混帳!誰准你進來的?」太陽太過於刺眼,他看不清男子的面容,只知道對方似乎笑著,足以比擬太陽的笑顏潑辣到讓他想起一個人。

 

 

  「隼人……」一語驚醒夢中人,獄寺聽到對方嗓音嚇到啞口無言,似乎很熟悉很熟悉,但又和他印象中的聲音不同,少了稚氣、多了磁性。

 

 

  「你就是隼人醫生沒錯吧?」黑髮男子只是照著掛在獄寺胸前的識別證唸出名字罷了,沒想到這會喚起對方深刻的記憶,被記憶填滿的雙眼閃閃發亮,很漂亮很漂亮,像顆綠寶石一樣。

 

 

  「是又怎麼樣?」莫名奇妙突然出現在這個房間的男人爬下床,一步一步走向自己,獄寺見狀後跟著往後退,不知道為什麼會畏懼眼前的男子,他一前、他一退,直到背部貼上了冰冷的牆壁,無路可退了。

 

 

  高出自己許多的黑髮男子就站在自己面前,和某人的身影重疊了,難以置信,但確實是重疊在一起了,完完全全的融為一體,那臉龐、那嗓音、那溫柔,一切的一切都投射出山本武這個人的全部。

 

 

  當溫熱的手掌撫上他的臉頰,冷顫傳遍全身,太像太像了,老天折磨完他之後,是不是又要繼續下去?他不敢再想下去,親眼目睹山本武入土,這個人不可能是另一個他,『山本武』這個人只存在於美好的記憶當中,太過美好所以誰都不能替代。

 

 

  「好漂亮的眼睛。」

 

 

  「靠!你當我是誰啊?是你碰的起的嗎?」

 

 

  「啊、抱歉抱歉,只是看得有些入迷……」連搔頭的動作都像極了,獄寺鼻頭好酸好酸,為什麼要派一位長相一模一樣的人到他面前,像是挑戰他的極限到底是多少,除了擾到他發瘋之外老天是不可能放手的。

 

 

  「我罹患了一種疾病,這疾病世界上只有隼人才能醫治,所以我才會進到這間病房。」

 

 

  「誰准你叫我名字的?」好像回到當初了,不管是地點還是對話,越是相處越能勾起以往的回憶,面對這位陌生男子,他想要能避則避,但不是承諾過好了嗎?當研究出治療的方法後,他不是承諾過不讓任何人死於此疾病了嗎?他食言了好多次,所以這一次,他不能違反承諾了。

 

 

  「自然而然就叫了,難道不可以嗎?」眨了眨無辜的黑眸,黑髮男子走到窗前探頭探腦,那一瞬間獄寺看到對方漾開幸福的笑容了。

 

 

  「你……叫什麼名字?」

 

 

  「我嗎?」他僅僅轉頭看自己一眼,然後又將視線移向窗外,不知道在看些什麼,不同於十四歲的山本武,他的眼神沒有哀傷,有的是無窮無盡的愉悅,所以保持的笑容深入人心,溫暖了獄寺的心。

 

 

  「我叫山本武。」

 

 

  五年之後的今天全都變樣了,山本武這個人再度闖入自己的世界,終究只能在同一個圈子反反覆覆兜轉嗎?獄寺笑了,笑得很滄桑也很徬徨,山本武疑惑的問他在笑什麼呢?獄寺對上他的眼睛覺得疼痛。

 

 

  「很剛好呢!這間病房以前的主人也叫山本武。」聽到這回答山本武並沒有太大反應,喔的一聲繼續看窗外的世界,思緒被帶的很遠很遠,但是獄寺的心是紮實的被針刺下,憶起以前愛他愛到皮開肉綻的人,又來了……還嫌自己哭不夠嗎?怎麼眼淚又要奪眶而出了呢?

 

 

  他自問自己是很倔強的一個人,自從失去山本武後已經哭乾眼淚了,但這一回眼眶為什麼又濕潤了呢?遇上山本武這個人真的很沒輒呢!注定要被對方吃的死死,不管是哪一面,都會不由自主展露出來,就連脆弱的一面也是。

 

 

  「所以說『山本武』這個人註定給你拯救呢!隼人,請你治好我的病吧!啊……怎麼哭了?」山本武慌慌張張跑到獄寺面前,看他胡亂抹去臉上的淚水,有些心痛與不捨,並沒有想太多一把將人揣進懷裡面,試著安慰他別哭了。

 

 

  「嘛嘛、這隻漂亮的貓咪怎麼哭了呢?不要哭了吶!美麗的臉蛋都哭花了。」摸了摸銀色的髮絲,觸感很柔很順,摸起來感覺不壞,甚至有些著迷。

 

 

  很久很久沒有人這麼溫柔的抱住他了,距離上次已經多久了?太久太久了,他已經忘記了忘記了,吶,阿武,如果說這是你賜給我彌補的方法,我也只好認了。

 

 

  「欸,我們去打棒球吧?剛剛我看到窗外有一群人在打球呢!」

 

 

  「我怎麼可能不會打,別看我這樣,我已經是職業棒球選手了吶!」

 

 

  「咦?為什麼不要?一起去啦!走啦走啦!」

 

 

  「對了、隼人,從剛剛我就想問你,你是男生還是女生?」

 

 

  「唉呦!好痛……我只是因為你長得太漂亮了,所以很懷疑嘛……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啦!」

 

 

 

 

  這一次,我發誓要徹底拯救『山本武』這個人了,彌補之前所釀成的傷疤……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Fin.

 

 

 後記:

抱怨歸抱怨啦!這篇我寫的很開心那倒是真的(掩面)

悲文一向是我的最愛XDD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