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止狀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9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山獄】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7




   陽光透進窗戶裡面,春天的太陽在黑髮少年身上逗留那麼的輕透、那麼的虛幻,少年的蒼白臉色沒有任何笑意,面無表情的躺在病床上,像人偶般……

 

 

  雙手抱胸踢了一下床上的人,沒有反應,再踢了兩下,還是沒有反應,打開的窗戶吹進一陣陣舒爽的涼風,其中摻雜了粉色櫻花花瓣。

 

 

  「說說話啊!平常不是吵個不停?怎麼今天不說話了?」

 

 

  「喂!是櫻花啊!怎麼不吵著說要看櫻花了?」

 

 

  「幹麻?裝死啊!像平常一樣對我告白啊!這一招你不是很喜歡用?」

 

 

  獄寺對著山本武又踢又打,如同一個人在演獨角戲,自言自語的說著劇本上的台詞,沒有人與他對戲,孤獨伶仃完成一齣戲,而這齣戲最終結局似乎不好,深沉的、黯然的讓台下的觀眾咬緊唇畔替他加油打氣。

 

 

 

 

  患有這特殊病例者,視覺感官會漸漸消失,然後是其他知覺,最後身體會失去力量,像人偶一般失去支撐,在眼睛閉上之後,就像睡著了一樣安祥死去。

 

 

  微張的黑眸毫無生氣,彷彿隨時會閉上雙眼般,讓人以為他只是靠意志力努力撐著,苟延殘喘爭取更多的時間,一秒也好,就讓他跟獄寺相處久一點、再久一點。

 

 

  獄寺隼人坐在病床前抽起菸來,一片一片的櫻花灑在病床上,晶亮綠眸眨了又眨只期盼床上的人有所反應。

 

 

  「我在抽菸唷!不阻止我嗎?你不是很討厭我抽菸?」隨時隨地就會拿起菸來抽的獄寺,唯獨進到這間病房會克制不准抽,因為山本武總會用盡辦法搶走藏在身上的所有香菸,然後將它丟到窗外去,當時真的鬧了很大一場架呢!

 

 

  細長手指把玩山本武的髮梢,櫻花在病房裡翩翩起舞,像隻蝶般自由自在翱翔,飛呀飛呀,華麗的轉了個圈然後飄落,落至病床上的人的頭髮,小麥色的健康皮膚如今蒼白無比,像冰塊似的渾身散發寒氣。

 

 

  「阿呆……我多麼希望你是隻蝶啊!自由自在、毫無拘束,想去哪就去哪,你的世界就只有這麼小的空間,活了十五年見識過多少事物呢?」

 

 

  一路走來回頭放眼望去斑斑血跡,在蜿蜒小路的碎石上顯得觸目驚心,山本武的回憶裡時時刻刻都有獄寺的身影,因為他總是盲目的尋找獄寺,在對方進入病房到離開病房,那雙時而發亮時而黯淡的黑眸追隨到底,像隻小狗。

 

 

  在這小小的世界只有一個人走不出去,也沒有人走進來,所以小狗只能乖乖待在原地等主人來認領,活著的目的僅剩等待了,等待獄寺、等待死亡,僅是如此而已。



  「武……」



  「山本武…你說話啊……像平常一樣大言不慚說愛我啊!」獄寺隼人漂亮的綠眸一片水霧,長久以來的悲傷傾巢而出,從去年冬天開始,他承諾不能哭的,又一次食言了。

 

 

  山本武開始不安時是從何時呢?那時我有陪在你身邊嗎?其實我的世界漸漸習慣了你的聒噪,你突然一句話也不說讓我好焦急,所以拜託你說話好不好?

 

 

  眼眶裡積滿的哀怨不斷從眼睛裡湧出,滿面的淚水洗滌了強硬的堅持,獄寺將頭低下,淚水像是又再逆流,不斷從眼間落下,淚水一滴滴落在棉被上,白色的布料更清楚濕潤的痕跡,上面多了好幾滴。

 

 

  這個人今天是怎麼了?病床就那麼讓人依戀嗎?黑髮少年的眼角滑落溫熱液體,獄寺用手掌覆蓋住山本武的雙眼,口中喊著不准哭、不准哭,以前還認為山本武應該要哭泣的,但現在卻不想看到他哭,不想不想啊!他哭代表著什麼意思?不就是要道別了嗎?

 

 

  「你哭什麼?該哭的應該是我……應該是我啊!」

 

 

  私自闖入他的世界後,又要狡猾離開嗎?好不容易接納了這個人,原來一切都只是場鬧劇,起初他就不該接手答應照顧山本武的,事情一但發生之後就像觸發了命運齒輪,屬於他的命運齒輪。

 

 

  燃燒的香煙掉落在潔白的地板上,濺起小小的火花,獄寺隼人趴臥在無動於衷的少年身上,有沒有哭出聲音已經不重要了,反正悲傷無時無刻圍繞在兩人身旁,流淚又能怎樣,他們還是小孩子而已,面對這龐大的創傷太深、太痛了,哭泣只是早晚的問題。

 

 

  疾病不再只是屬於山本武一個人的事情,獄寺隼人願意接納、分擔,這就夠了,幸福並不是口頭上就能表示,獄寺為他做的一切是種幸福的象徵,甜到化不開,他和他不適合太複雜的相處模式,哭天喊地的愛太深沉,輕描淡寫到故事結尾劃下句點才是專屬他們的故事。

 

 

  此時此刻彆扭的兩人哭泣了,一個放聲大哭一個無聲流淚,不一樣的方式為的理由卻相同,死神已經悄悄進入這間病房了,站在一角等待最後的一刻,在這小小空間可以任憑他們發洩,不必太在意別人的想法,盡情忘記擾人的思緒,痛快的大哭一場。

 

 

  圓滿的結局太遙遠了,所以只能觀望,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回到過去,他終究會選擇對方,天長地久與曾經擁有的意思相差不大,最終得到的答案仍舊是值得,為能遇上彼此感到值得。

 

 

 

 

  ──我愛你。

 

 

 

 

  山本剛打開了房門,臉上的笑容沒有了,手中的鮪魚壽司也掉落滿地,然後兩行滾燙的淚水放肆的滑落……

 

 

  抱著山本武的獄寺沒有任何表情,也沒有抬頭望向山本剛,單單只是將病床上的人抱住,而黑髮少年的眼睛已閉上,標緻的人偶睡得很安穩,在愛人懷中睡著彷彿很幸福,櫻花依舊在天空舞出一首圓舞曲,不同的是,世界上已經失去一份渺小生命。

 

 

  不能再聽他說愛我,不能再看他微笑,結束了吧?阿呆……你已經得到自由了,可以不用再跟死神搏鬥,放心的活在世界彼端吧!如果還愛我的話請等著,等我到那裡陪伴你。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