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止狀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9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山獄】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5




  邁入那黑暗牆角的走廊,盡頭等著他的是被孤立的病房,打開門等著他的是躺在病床上的黑髮少年,臉色蒼白、嘴唇乾澀的山本武佯裝很有精神的笑了開來。



  「隼人,你看,今天的天空好藍啊!」窗外的陽光打上黑色短髮,對比的顏色無法合而為一,就像他終究只能生活在這間病房裡一樣,無法融入外面的世界,一出去就會頭昏眼花。 

 


  順著他所看的方向,天空是很乾淨的顏色,蔚藍一片像是大海,那種藍和山本武的藍不一樣,天空的藍有種溫軟人心的感覺,而山本武的藍充滿憂鬱、毫無生氣,暗暗的、沉沉的,是隨時下起滂沱大雨的陰天。


  獄寺隼人沉默的望著他,後者還是綻放開朗笑容,床上的山本武變得不真實,變得既透明又縹緲,彷彿只要一不注意就會和空氣溶為一體再也回不來,心裡微微抽痛著……


  他在辦公室裡翻著山本武從小到大的病例資料,和過往那少數患者的資料,翻過無數本醫學研究的厚重書籍,最後都沒有如願找到方法,這種疾病連以前的學者已都放棄了嗎?那些傲人的學者都沒有找到根治方法?別說是動手術了,連病因都不知道怎麼著手動刀?


  日以繼夜的拼命尋找相關資料,得到的也只是句句傷透人心的詞語,比自己的毒舌還殘酷,這種病沒辦法反抗,得到了只能屈伏,因為這種病沒有疫苗可防禦、沒有藥可醫治,就這樣等到生命的終結,看著以前學者研究過的記載,無力感一波接著一波湧上心頭。


  「在想什麼?如果是在想疾病的事情,可以停止了……」黑色瞳孔依舊放眼望向窗外,山本武一動也不動的坐在床上,面對死亡已經麻木了,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,現在他的四肢不能動了,接下來等著雙眼失明、耳朵聽不見、失去說話能力,一步一步慢慢消失在人間。 

 


  「你啊……真以為自己是高塔裡的公主,等著王子去救你?裝什麼清高啊!阿呆!」 

 


  「嘛嘛,這還用說嗎?我在等獄寺王子來救我。」 

 


  「我可不想救你……」 

 


  「可是啊……你確實拯救了我吶!」這麼說或許太抬舉獄寺了,但他真的是實話實說,
獄寺的存在猶如神樣,惡毒的話語、行為是他的聖經,他將變成獄寺一輩子的信徒。 

 


  「什麼都好,說個王子與公主的故事給我聽好嗎?」

 

 

  從前從前,在一間被人遺忘的病房裡躺著一位黑髮公主,從小到大只能眺望窗外,因為罹患疾病所以不能出去,正當她渴望有人陪伴時,銀髮王子打開房門出現了。

 

 

 

 

  由山本武的前任主治醫生的帶領,他來到醫院最隱密的走廊,過目一次就不忘的病房建在最裡面,因為那條走廊實在太悲傷,所以無法忘懷。 

 


  住在最裡頭的病人一定很憂鬱吧?這是他開門前第一個想法,扭開門把所發出的喀咭聲迴盪整條走廊,他吞了吞口水有些畏懼,一向大剌剌的個性在此刻發揮不了作用。 

 


  一進門隨即映入眼簾的是一位黑髮少年,他沒有理會他們的到來,少年的眼神果然和他所想像的一樣充滿憂鬱,空洞的神情直勾勾望著外面,不知道在看什麼,直到後來才發現,他沒有在看什麼,而是在渴望什麼,渴望到窗外的世界。



  當黑髮少年對上自己的眼睛,那一瞬間他認為這個人就要消失了,彷彿跟這間房間的黑暗融合在一起,是一個失去生命意義而沒有靈魂的人偶。 

 


  少年的身影瘦弱到毫無存在感,毫無起伏的表情讓他突然釐清一件事,這個人想離開一切,死亡對他來說起不了任何威脅性,因為他已經絕望了,對這世界、對這一切徹徹底底絕望。 

 


  那位領自己到這間病房的醫生老早就離去,而他明明已經不需要待在這裡了,但就是不想那麼快離開,只是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少年。



  「死後的世界會有什麼呢?」那是少年的第一個問題,也是第一個句子,沒有溫度的嗓音很冰冷,當少年問起時,那雙黑眸裡面有自己。 

 


  「我又沒死過怎麼會知道。」聞言自己的回答後,少年笑了,足以比擬窗外的太陽,他對著他燦爛微笑了。 

 

 

  在一間被人遺忘的病房裡躺著一位黑髮公主,當王子打開病房後,失去的微笑一夕之間記起來了,以為王子與公主見面就會是快樂的結局,但那只侷限於童話故事。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