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止狀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9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山獄】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4




  被年下的人牽著讓獄寺隼人感到彆扭,試圖掙扎換來的只是徒勞無功,毅力本來就不高的他放棄掙扎,靠的一聲瞪了山本武一眼,後者無辜的眨眨黑眸說,難得能夠外出一次,獄寺就乖一點嘛! 

 


  果然敵不過姓『山本』的人啊!不管是山本剛還是山本武,這對父子的存在好像只是為了看他出糗,早上丟臉的在爸爸面前哭,現在被該死的兒子拖著走,旁人的指指點點真的很令人丟臉,明明同是男生,他卻因為這小子的牽手感到臉紅。 

 


  為什麼山本武的力氣大到像頭牛似的,獄寺隼人自認自己力氣並不小,偏偏就是輸給一個年紀比自己小很多、而且還是位病患的少年,他將身體一縮再縮想要躲避別人的注視,這行徑看在山本武眼底格外可愛。 

 


  「隼人好可愛唷!」 

 


  「靠!閉嘴啦!你知不知道這樣很丟臉……被一個比自己小的人牽著手,不知情的人會認為我有戀童癖啊!」 

 


  「不會啦!你看起來跟我年紀一樣啊!而且我們體型差不多,別人一定會認為我們是正值青春的高中生。」 

 


  「高個屁!高中生這個詞早在五年前就遠離我了!放手啦!」 

 


  「不要……沒有牽手我會害怕,害怕隼人會離我而去……」 

 


  「唔……」犯規!山本武你犯規!這可憐的表情是怎麼一回事?竟然讓他腦裡一長串準備罵出來的話忘得一乾二淨,獄寺啊獄寺,你也會有心動的一天啊!逃來逃去還是無法避開『戀童癖』這個稱號。 

 


  「欸,隼人……嬰兒會打棒球嗎?」 

 


  「怎麼可能!」 

 


  「可是我看到了耶!」 

 


  「我看你是腦袋有問題才會看到幻覺……哇靠!」逮到機會可以好好吐曹對方的同時,他看到了球場上正在打棒球的人,幾位國中生奔跑在太陽下是多麼棒的一幕,偏偏讓人傻眼的是,一位脖子上掛著奶嘴的嬰兒,拿著比自己大三倍的球棒在眾人面前揮棒。 

 


  咚的一聲球飛了出去,一看就知道是全壘打的好球,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球忽然間轉移軌道,直勾勾朝頭髮蓬鬆的褐髮少年砸去,怎麼想那顆球都不可能會朝那裡飛過去啊!褐髮少年和揮棒的方向是反的耶! 

 


  「好痛啊!」褐髮少年的頭因球的攻擊而腫了一顆包,看他蹲下身子渾身發抖就知道這球的狠勁有多強,摸著自己受害的頭原地跳呀跳,因為太痛而眼角泛起淚光。 

 


  「蠢阿綱,看到球來竟然還不懂得要閃躲。」穿西裝的嬰兒說的頭頭是道,就算被自己砸到的那人痛得哇哇大叫也無動於衷,一路冷血到骨子裡,和他可愛的外表實在搭不上邊。 

 


  「怎麼想那顆球都不會飛到這裡來吧?球飛的地方和我站的地方是反方向啊!里包恩,你對球動了機關對不對?……不准突然睡覺!」 

 


  獄寺隼人看到嬰兒只是站在原地、鼻子多了泡泡而已,這就叫睡覺?當身邊的山本武問起能不能玩棒球時,他下意識的點了點頭,太有趣了、這群人真的是太有趣了!嬰兒打棒球就已經夠詭異了,更詭異的是,嬰兒竟然說著一口流利的話反駁少年啊! 

 


  於是山本武和獄寺隼人加入了戰局,除了注意山本武的身體狀況之外,他一直觀察著褐髮少年的一舉一動,不知道為什麼,從第一眼看到少年時,內心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作祟…… 

 


  澤田綱吉咕噥抱怨著,獄寺隼人很佩服對方承受這麼大的撞擊,照樣還是能打棒球,他突然目睹少年的眼神一變,以為自己是眼花而揉了揉雙眼,少年還是一副呆呆、笨笨的模樣,果然是眼花嗎? 

 


  「隼人,輪到你打擊囉!」山本武湊到獄寺隼人的耳邊低語,嘴角的笑容比起待在醫院裡還要燦爛,他很慶幸能帶山本武到外面的世界,現在的山本武看起來真的就像是高中生一樣,不!以他十四歲的年紀來說,是國中生才對。 

 


  這樣的他很亮眼、很美好,宛如沒有疾病纏身般的在太陽下開懷大笑,看到路人帶小狗經過時,會跑過去摸一摸,看到蝴蝶飛過眼前,會試圖伸手捕抓,然後朝著自己無奈笑說,蝴蝶並不好抓呢! 

 


  高窕的身高配上天真無邪的笑顏是那麼的純真、那麼的無邪,長期待在醫院裡不受污染,所以碰到的東西是第一次,嘗試的東西是第一次,對山本武來說,現在所做的事情都是第一次。 

 


  「我要投囉!」澤田綱吉朝著自己揮了揮手,然後集中精神閉上眼睛,當在度張開眼時,獄寺確確實時看到了少年的眼神變得高傲、崇尚,他被那種任何人都不得不屈服於他腳下的氣勢給嚇到。 

 


  當球與球棒觸擊時,那顆球像是鉛球般的沉重,讓揮棒的獄寺感到非常意外,心一喜全力把球打向場外,但卻不如預期的一樣,球僅僅只是飛到二壘界外而已。 

 


  他一瞬間理解內心究竟是什麼東西在作祟了,因為崇拜、因為佩服,所以熱情細胞開始蠢蠢欲動,有誰能把球投的如此出神入化?就連站在二壘的山本武都拍手大叫好了,果然!他果然很敬佩這位叫澤田綱吉的國中生啊! 

 


  「人群聚集……」人未到聲音先到,澤田綱吉聽到這句話後嘴巴張得極大,手中的球從手中滑落,渾身不由自主起疙瘩,就在不知道誰先大喊快逃之際,球場上的人突然胡亂奔竄。 

 


  獄寺隼人好奇的眨了眨眼睛,是誰有那麼大的能耐竟讓大家發瘋似的逃命,點了一根菸與場外披著外套的冷酷少年對上眼,就是他吧?讓大家嚇成這樣的元兇…… 

 


  「咬殺!」 

 


  突如其來的少年掏出藏在外套裡的拐子,獄寺隼人動了動僵硬的肩膀,扭了扭生硬的手臂,對於先挑釁自己的人,他一概把江湖規矩拋在腦後,不要說他以大欺小,是對方先用眼神挑釁他的! 

 


  「不就是一位小鬼頭嗎?何必怕到見人就逃?」毫不保留說出心中想法是他做人處事的風格,比起那位一派囂張說著要咬殺自己的少年,他更在意突然消失在身邊的山本武,而對方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閃到自己身旁,衝著自己直亮潔白牙齒。 

 


  「我們也趕緊逃跑吧!」 

 


  「我又不怕他幹麻逃?」又一次被山本武牽住手,這動作不管做幾次都會讓人心漏掉半拍,獄寺隼人不情不願的邁開細長雙腳跟著跑,山本武像是滿意極了笑呀笑,意識到剛剛與他槓上的少年緊追在身後,反手一抓,換他拖著山本武奔跑。 

 


  額頭、鼻尖滲出細汗,山本武第一次在夕陽下奔跑,儘管後頭已經沒有人在追了,他還是和獄寺手牽著手邁開腳步向前跑,身旁的人被橘色光芒包圍著,很清透、很虛幻,彷彿一放手就會畫成白光一點一點消失,所以他不敢輕易放開雙手。 

 

  絲毫沒察覺到山本武正在欣賞夕陽下的自己,獄寺隼人累到想停下來,偏偏就是有股堅持讓兩人不肯停止,藉由奔跑似乎能忘掉不如意的事,他們影子被拉得細細長長,重疊在一起。 

 


  兩人無意間對上了眼睛,綠色眼睛逃避式的撇開,黑色眼睛瞇成一條線,彎彎的宛如一輪明月,因為太喜歡這個人而笑了出來,獄寺吼他笑屁啊的時候果然好可愛,尤其是彆扭的想要甩開手更是可愛。 

 


  「我好愛獄寺隼人啊!」停下奔跑、站在河堤旁的山本武嘶吼般大叫,惹得他的愛人羞紅了臉蛋,接著毫不留情的踹了一腳叫他不要那麼丟人。 

 


  那雙誠懇的眼睛長久以來是誘惑他掉入陷阱的武器,一但對上就只能認命,十四歲少年該有的純真山本武也有,所以黑色眼珠不受污染保持光采,喜怒哀樂變化無常的表情保有稚氣。 

 


  接下來的時間裡,獄寺隼人覺得自己的耳朵快長繭了,一直說愛不愛的不煩嗎?山本武回答要他說幾次都不會厭煩,一點都不會唷! 

 


  「你是笨蛋嗎?」對於山本武的大膽示愛,以前的獄寺肯定會嗤之以鼻,年紀輕輕的他怎麼可能懂得什麼是愛,愛情是不可以隨口說說的一件事,所以山本武早晚一句的甜言蜜語讓人覺得輕浮,如果愛能夠這麼隨意說出口,那又何嘗是一個讓人死守的東西呢? 

 


  把愛情當兒戲的人真的很蠢,所以之前都會罵山本武是蠢蛋,直到今天他才明白這不蠢也不笨,山本武很重視對自己的感情,是啊!用盡所剩無幾的生命放手一搏,又何嘗不是愛呢? 

 


  如今獄寺不再罵山本武是蠢蛋,單單只是彆扭的問對方你是笨蛋嗎?笨到愛上一個不能拯救自己的人,這麼做值得嗎?得到的答案是,值得啊!所以隼人……你也趕緊說愛我好不好? 

 


  他的憨笑有說不盡的苦衷,那是十四歲少年不可能出現的成熟氣息,山本武已經看透人世間是是非非,思考過的問題也多到數不清,什麼時候會死?死亡是怎樣的感覺?還有明天嗎?為什麼得到疾病的會是自己?當這些答案豁然開朗時,一切都覺得無所謂無所謂、無所謂了…… 

 


  因為他知道抵抗是無謂的掙扎,倒不如放下一切專心去愛一個人,時間對他來說僅是獄寺口中的一根菸,燃燒殆盡之後留下的是渺小的菸蒂,山本武的存在對獄寺來說只是曇花一現,百花齊放後凋謝,從此以後消失在獄寺隼人的記憶當中。 

 


  費盡心思策劃怎麼讓對方永遠記得自己,深刻的、沉重的佔去對方心中的一塊空地,他很貪心的,所以那個空地要很寬廣、很遼闊,獄寺隼人的內心不管歲月多麼猛烈的沖刷,始終缺了一大塊,想到那一塊是為自己而留下,確實體驗到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。 

 


  內心有點疼痛、有點難受,山本武明明好好的站在這裡與自己肩並著肩,卻還是逃避不了殘酷的現實,獄寺隼人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再想下去了,偏偏腦裡會浮現一句話時時刻刻提醒自己。

 

 

  山本武的生命已經到終點了。




  拿到醫院的診斷報告那一刻,宣告了山本武的病已經末期了,這不是絕症,是特殊病例,死的時候會像睡著時一樣安祥,就那樣任憑生命一點一滴流逝。 

 


  不是說好要保護這個人的嗎?當他闖入山本武的世界時,不是已經承諾過了嗎?縮成一團蹲在山本武病房前,徹底瞭解到人類的渺小,不管實行多久的事情不能改變的依舊不能強迫它改變,在拿到那份死亡報告的時候,宣佈了死亡同時也揭穿了獄寺隼人的謊言,他食言了。 

 


  終究還是逃不了宿命嗎?這個人的身體已經殘破不堪了,到最後會像人偶般永遠沉睡在高塔,沒人能破門而入,王子也無能為力,舉著寶劍又有什麼用?他沒有那把能夠打開塔門的鑰匙啊!
  當山本武再一次對夕陽宣示對自己的愛時,鮮血混著愛意吐了出來,滴答滴答落至草皮上,形成一灘美麗的紅色小河流呀流呀,蜿蜓小河一路流到了獄寺的腳底下。 

 


  「對不起……我有點累……先休息一下。」這是山本武暈倒前說的最後一句話,休息吧!休息夠了再繼續和死神搏鬥,今生今世注定要和死神戰鬥到生命盡頭,無能為力的獄寺隼人也只能待在山本武身旁陪伴他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