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止狀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9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山獄】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3




  披著單薄的黑色外衣走在路上,四月陽光逗留在獄寺隼人身上,從口袋拿出打火機,點燃了叼在嘴上的菸,望天吐出若有似無的煙,蔚藍的天空是適合外出的好天氣。 

 


  走進一間壽司店,隨即傳入耳的是充滿朝氣的男性嗓音,似乎山本武再過幾年之後就會像這人的嗓音一樣好聽,晶亮綠眸在店裡轉了一圈,很純樸的老舊裝潢泛著檜木香氣。 

 


  「唷、是獄寺醫生啊!我們家阿武是不是又給你添麻煩了?」 

 


  「那傢伙天天都再給我添麻煩……」酌了一口茶後小小聲的呢喃,不是他年紀大學會抱怨,每天都快被那小子騷擾到近乎崩潰,偏偏這股怨念誰都可以說,就是不能告訴山本武的父親,如果說出來,山本武一定會被念到臭頭然後跑來跟他哭訴……到時侯麻煩的還不是他! 

 


  「你說什麼?」 

 


  「啊、沒有,我今天只是來取得您的許可,我想帶山本出去走走,不知道行不行?」 

 


  「當然可以!這種小事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啦!醫生作主就行了,我早就把阿武那孩子託付給你了啊!」山本剛端了一盤鮪魚壽司給獄寺隼人,後者差點把嘴裡的茶吐出來,什麼叫做託付給他?他不要一個會性騷擾、乳臭未甘的小鬼啊! 

 


  「……伯父,您是在開玩笑嗎?」 

 


  「哈哈哈,我像是在開玩笑嗎?」 

 


  明明是他先發問,現在的局勢卻變成他要回答,獄寺隼人咬了口壽司像是在賭氣,差點脫口而出的咒罵詞句跟著口中的食物一並吞下肚,他的毒舌似乎對姓『山本』的人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。 

 


  就拿山本武那小子來說好了,每天照三餐罵一頓還是勇往直前、努力不懈的纏上來,趕都趕不走的像隻蒼蠅,偏偏自己每天都要面對他,當初到底是為了什麼當醫生?如果知道醫生其實不好當,他打死也不會選這個職業。 

 


  「醫生……阿武他……最近身體還好嗎?」挪捏壽司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,隨著靜止不動嚴肅的氣氛頓時席捲而來,眼前的中年男子炯炯有神的雙眼突然黯淡無光,和山本武有時候的神情一樣,很哀傷很哀傷。 

 


  「死不了。」平時看山本剛微笑掛嘴邊,樂觀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,突然提起這麼嚴肅的話題不免讓獄寺隼人感到驚訝。 

 


  「那他的病……會好起來嗎?」 

 


  「我不會讓他死。」 

 


  越是期待獄寺越是不敢誠實,逃避式的撇開與山本剛對視,那雙充滿期待的黑眸太過閃亮,所以他害怕到只能給予承諾,山本武的病會好起來嗎?不知道不知道,他只能盡力而為不讓他死,就算對死神下戰帖也不准讓山本武離開,十四歲的少年還有好多好多夢想等著去實現,憑什麼山本武一定要遵守原則? 

 


  就算全宇宙的人都放棄山本武這個人了,他獄寺隼人也會適時伸出援手,如果連山本武也放棄自己了,那麼他也會撿回這條沒人需要的生命,他很自大的,所以狂妄到目中無人,連神都不放在眼裡。 

 


  「阿武能被你疼愛著,真好。」 

 


  「他啊……從小就失去母親給的愛,我也不懂怎麼給他愛。」 

 


  「想為他付出全部,給他無窮無盡的關愛,偏偏就是不知道怎麼表達,所以只能滿足他所有的要求,可是阿武他從來不求什麼……」 

 


  最深處的悲鳴像是撕裂心肺般說出,字字句句有的是心酸以及憐愛,得知自己兒子也染上與妻子一樣的疾病,那一刻起他戴上了笑臉面具,誰也看不到面具下的他正在哭泣,如果連兒子的精神支柱都倒下,那麼還有誰能讓他靠著活下去? 

 


  此時終於肯卸下面具表露真實了,獄寺隼人聽他說出長久以來的苦衷,這個人的樂觀只是為了埋藏悲傷所創造出來的精神慰藉,悲傷囤積到極限已經溢出了,今日一口氣爆發出來。 

 


  「我寧願他任性的吵鬧也不要獨自一個人承受死亡,死亡對一個孩子來說太沉重太沉重,他的母親已經死了,我不想再失去唯一能夠讓我全心全意付出愛的人了……」 

 


  人類只要失去過就會學著保護,在死亡邊緣用盡全力拉住自己的兒子,懇求老天能夠大發慈悲,就算膝蓋跪到流出斑斑鮮血還是衷心祈求。 

 


  彷彿感染到了這股哀怨,獄寺隼人覺得鼻頭酸酸的,趕緊點燃一根菸釋懷快要哭的衝動,但直到他看到山本剛的淚水不爭氣滑落,他才證實這位中年男子真的真的很愛他的妻子以及兒子。 

 


  他可以為他們掏心掏肺,付出最棒、最好的愛,但老天爺像是挑戰他的能耐般,一點一滴奪取他拼命守護的東西,先是自己妻子、再來是他的兒子,還能跟這個世界期待什麼?他想他已經沒有辦法有所期待了,對自己、對上帝、對這無止境的折磨都無法期待了。 

 


  「阿武能夠認識你真的很好,是你讓他學會愛人以及被愛。」 

 


  那時山本武第一次的要求說什麼也不忘,扁扁嘴、眨眨眼,撒嬌般的語氣聽起來很高興,因為太高興所以當時的情境歷歷在目,十四歲的少年本來就該是這樣,可愛的對父母撒撒嬌、耍任性。

 

 

  ──老爸,我好愛隼人吶!隼人也很愛我唷!所以,可以讓我們結婚嗎? 

 


  ──嗯,把他娶回家吧! 

 


  夾了盤子裡的壽司送入口,嚐起來和先前吃的味道不一樣,很酸很苦,獄寺笑著說壽司壞掉了,但有誰知道呢?他是夾雜了滾燙的淚水吞入喉,當他驚覺時已淚流滿面,聽著山本剛的遭遇他不能克制哭了出來。 

 


  在這間壽司店裡,出奇的寧靜,有的只是用淚水填滿的哀傷……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