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止狀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9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BL】NG冒險3

  同時進入這片森林的威斯特看到克勞利,立刻騎著白馬躲在陰暗的樹後偷瞄,這裡怎麼會有人類?   霎時間,克勞利覺得電流傳片全身,感應到身後有龐大的殺氣正逐漸逼近,他呆愣在原地,本來想說服自己想太多,但是低沉的嘶吼聲越來越清晰。   扭頭瞟向後面,一群凶惡的大野狼正虎視眈眈看著他,有些還流著濕黏的口水,他漾開嘴角,笑了。   『好大群的野狼啊!烤來吃的話應該美味多汁,油炸似乎也不錯……』深入的思考這個問題,但是他卻搞不清楚現狀,到底是誰吃誰?答案很明顯。   看著人類對牠們這群狼毫不畏懼,討厭被人鄙視的野狼一一撲向克勞利,終於回神的克勞利拿起背在身後的弓箭,迅速的射出一隻箭,雖然順利射出,但是弓斷掉了,更扯的是射出的箭也斷掉了?   『有沒有搞錯?太扯了…公德心何在啊?這種破爛的武器也敢拿來賣?路邊攤的東西果然不能相信!』一連串流利的咒罵反應他的心情,但是他已經沒空管那個黑心商人賣的爛武器。   眼看狼群已經快要撲上來,他開始感到恐慌,右手的手掌漸漸浮現蝴蝶的圖騰,他本能的伸出右手,頓時,圖騰散發出紫色的光芒。   『等等!』   野狼群像是受到什麼控制停頓了一下,克勞利狐疑的盯著自己右掌看,圖騰消失了……   每次他感到害怕的時候,這個圖騰都會浮現在右掌,母親說這個圖騰能夠保護自己,但是他被父親毆打的時候為什麼不保護他?現在可好了,他是不是該相信?   躲在樹後面的威斯特瞪大眼睛,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情,似乎有什麼紫色的光芒從窮人的右掌中照射出,但是事情發生的太過瞬間,記憶不太清楚。   『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的,不需要自相殘殺吧?』   在旁觀戰的威斯特揚揚眉,他並不想插手幫忙,眼前看起來一副窮人樣子的銀髮男孩,接下來會怎麼做呢?他開始對克勞利感到有興趣。   『我已經夠倒楣了,出生貧窮到不能翻身,從小遭到父親家暴,相愛的女朋友到最後才發現其實是男生,現在又要在這裡被吃掉……』說著說著無力的跪倒在地,流著令人同情的眼淚。   野狼群和威斯特好玩的看著表情豐富的克勞利,該說這個人類可憐還是可悲?看看他現在無能的模樣,似乎兩者都是……   帶頭的狼首領嘖了一聲,掉頭就走,似乎不打算吃克勞利。   『首領,不吃他嗎?』   『吃他只會污染我們狼族的高尚。』   聽到這裡的克勞利,呶呶嘴小小聲的呢喃,『畜生就是畜生,哪來的高尚可言?』   狼首領猛然一回頭,銳利的眼睛直盯著克勞利身後的大樹。   察覺到被發現的威斯特騎著白馬就想離開,但是才剛轉頭就看到前方有一隻狼正衝向他。   威斯特雙手撐著馬背,雙腳往下一踢,正中狼的頭顱,野狼哀痛的聲音迴盪了整個森林。   『什麼人?』野狼的哀嚎聲引起狼首領的注意,視線一直盯著前方那顆大樹,克勞利歪著頭也跟著看向身後,黑暗之中漸漸走出一抹騎著馬的人影。   噫的一聲克勞利指著眼前的人,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翠綠色的眼珠落在威斯特身上打轉。   『你是誰?為什麼闖入這片森林?』充滿領袖風範的狼對上威風凜凜的王子,兩者都是王,氣勢絲毫不相上下。   感應到似乎要開打的氣氛,克勞利慌張的擋在威斯特前面,後者有趣的看著對方要搞什麼把戲。   『不要殺他,其實……他就是我以前的女朋友。』   『女朋友?就是你說的其實是男孩子的女朋友?』要說誰比較像女孩子,克勞利的可性度還比較高。   『別看他現在這個樣子,以前他長頭髮而且還年輕的時候,不知道迷惑多少純情的男孩。』克勞利對著威斯特大大燦笑,臉頰兩旁的凹陷增添幾分淘氣,威斯特不由自主撇開視線,一時半刻不知道該如何反應。   『威斯特,你是冒著危險來找我的嗎?我好高興,原來性別不是問題,重要的是相愛!』克勞利管不了那麼多,演戲就要演到底,這才是專業精神。   『威斯特……我決定了,我再也不要離開你,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。』克勞利把威斯特從馬鞍上拉下來,緊緊抱住後者,趁機湊到他耳旁小聲的嘀咕。   『演戲,配合一下。』   這個窮人的演技不輸給父王,看他把狼群唬的一愣一愣,真搞不懂演員的真實到底在哪裡,總是用虛假來欺騙世人。   『哈哈哈……好一個偉大的愛情,好,我決定不殺你們了!』   『咦?真的嗎?』聽到可以活命,克勞利抓著威斯特的手就直呼萬歲,可愛的模樣在威斯特眼裡,只有愚笨兩個字能形容。   『你們來到這片森林是為了去東方大陸尋找傳說中的女神吧?來到這裡的人類都是這麼說的,很久沒有人敢為此踏上冒險……』   『沒錯!』沒有半點遲疑的肯定,自從他踏出村落就決定要到東方大陸,不管發生什麼事,旅途的路有多危險,他都要見到女神,然後拜託祂改變村落的生活。   威斯特揚了揚眉梢,這位身上完全沒有像樣的武器和鎧甲的窮人,要拿什麼跟人拼?   『很好,我最喜歡有志氣的人類,你們往東南方走吧!那方向是森林的出口,雖然途中會遇到別的野獸族群。』   『謝謝你了,狼老大!』克勞利咚咚兩聲跑到狼首領面前,末了還摸摸牠的頭,其實野狼也不是那麼可怕的動物,從某種角度來看還挺可愛的。   『加油吧!這裡只是冒險的開始,東方大陸還在很遙遠的東邊。』   狼首領突然靠著雙腳站起來,體型瞬間變成人的樣子,高出克勞利許多的狼首領拍拍前者的頭,柔順的髮絲摸起來感覺不壞。   『喔喔,狼老大,原來你是狼人。』圓潤的綠眼透露出無窮佩服,銀白色的髮絲被狼首領揉亂。   『因為我是老大嘛……等級當然比較高。』比起首領,牠更比較喜歡老大這個稱呼,感覺很威風。   揮手道別之後,克勞利蹦蹦跳跳湊到威斯特身邊,後者自顧自的騎著白馬,絲毫沒有理會旁邊的窮人。   『老大,就這樣放過他們好嗎?』或許是被克勞利影響,狼手下也跟著改口叫老大。   『放心吧!老大雖然放過他們,但是統治森林的獅人族一定不會讓他們通過。』   『不一定,或許……事情會有意想不到的變化。』狼老大看著兩人的身影離去,視線落在克勞利身上,那傢伙右掌上的蝴蝶圖騰……這次冒險的旅人和之前那些人不太一樣。
  『你真的是為愛冒險啊?』雀躍的跑跑跳跳,克勞利面帶燦笑跟在威斯特身邊,既然大家的目的都一樣,不如成群結伴,多個夥伴一起冒險比較熱鬧,不是嗎?   沉默寡言的威斯特自動無視這個窮人,他們之間的地位相差太多,他認為克勞利應該要用敬語和他說話。   『我叫璐伊.克勞利,因為想要改變我所居住的小村落才冒險,那邊的生活不像你們有錢人一樣,每天都吃大魚大肉,咦?這麼說起來,我似乎很討厭有錢人。』發覺都是自己在說話,他不滿的鼓著腮幫子,指著旁邊那位仗著自己有錢就囂張跋扈的人。   『要不是我剛剛那齣戲,你早就屍骨無存了,怎麼說我都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啊!怎麼可以不理我?』   威斯特停止前進,天藍色的眼睛厲著眼前的人,嚇得克勞利連忙倒退,但是腳步沒站穩,身體往後跌,好險威斯特快速拉住他。   順勢往前傾的克勞利不偏不移跌進威斯特懷裡,一時半刻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他,翠綠的雙眼眨呀眨。   威斯特挑挑眉看著懷裡的銀髮少年,非常清楚可以看到後者紅通的臉頰,他淺淺勾起笑容。   『還你恩情,互不相欠。』   克勞利立刻跳離威斯特的胸膛,瞪著一頭燦金頭髮的少年,或許是不甘心,他撲向威斯特將他摔下馬,跨坐在他身上居高臨下瞪著他。   『臭小子,別以為你是王子我就不敢打你!』   正當拳頭要揮下去的時候,無數隻的烏鴉盤旋在天空,接著天空一片烏雲密佈,烏鴉飛向前面的洞窟,然後消失的無影無蹤。   克勞利嚥一嚥口水,從威斯特身上爬起來,或許是感到緊張,他緊緊拉著威斯特的手,拖著他一步一步走向神秘的洞窟……   『越來越有冒險的感覺了。』克勞利興奮的勾起嘴角,洞窟裡的寒氣迎面而來。
  一襲黑色長袍的人捧著水晶球,酒紅色的略長髮絲披在肩後,紫色的眼眸看著手中的水晶球,看著看著,似乎想到什麼,接著發出不寒而慄的竊笑聲……   透過水晶球看到兩位外表亮眼的男孩,主角是「費德.威斯特」和「璐伊.克勞利」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