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止狀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9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山獄←雲】Kiss吻

  現在想想真是超級後悔,他竟然沒有當場轟爛那顆該死的腦袋,只覺得心臟不停的鼓動,擾得他心煩意亂。   『不要再跳了!』獄寺低頭警告自己的心臟,但又再下一秒咒罵自己一句該死。   心臟如果不跳動,那他豈不是死定了?   他為自己如此白痴的行徑感到懊惱,人類是不是被吻之後,都會變得這麼笨?還是說,山本武的愚笨藉由那一吻傳染給他了?   搞什麼?這是山本武的陰謀嗎?先把他的思緒搞的亂糟糟,然後在趁機篡位,奪取十代首領的左右手之位?   好一個陰險的男人,平時一臉傻呼呼的表情,原來在暗地裡打左右手之位的如意算盤,更扯的是……
  他上當了。
  『啊啊啊────!』快要煩惱自死的獄寺開始對天亂叫,末了還抓著自己銀白色的頭髮,蹲在陰暗的角落。   笨蛋、笨蛋、笨蛋……他怎麼會這麼輕易就中對方的圈套?山本武,你好樣的,你出狠招我認了,從今天開始我跟你勢不兩立!
  心情異常高興的山本,拎著書包,跨著輕盈的腳步行走在學校走廊上,雖然窗戶將陽光分成一格一格,但終究在他身上游繞。   他就這麼閃閃發光的晃進教室,一向很遲鈍的阿綱都注意到了,其他人一定也注意到。   山本武,現在的心情,好到一個極致啊!   『山本武,你遲到了。』   『抱歉、抱歉,下次不敢了。』山本上揚的嘴角令人目不轉睛,所有人都好奇到底是什麼好事能讓他笑得合不攏嘴。   才剛坐下,山本就湊到阿綱耳邊,笑瞇瞇的發問著。   『吶,阿綱,你有沒有看到獄寺?』說到獄寺這兩個字,山本的笑容更加燦爛,亮到能弄瞎一個人的雙眼。   『哦、他可能還沒到學校吧……』   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一隻忠犬守在澤田家的門口,等著和他的主人一起上學,但今天卻沒看到那隻忠犬的守候。   雖然阿綱因為擔心而繞到獄寺家察看,但碧洋琪說他還沒睡醒,所以他自己就先到學校來了。   才剛說完,他們剛剛還在談論的主角就出現在教室門口,一臉憂鬱的晃進教室,從顏面就可以看出,獄寺的精神極度不佳。   『獄寺隼人,你遲到了。』   『啊?那又怎樣?』對老師的話似乎有意見,獄寺用著一副兇神惡煞的臉反問,因為精神已經非常不佳了,整個人看上去更加令人畏懼。   『吶吶,獄寺跟我一樣遲到了耶!』   聽到山本的嗓音,獄寺的臉更加陰沉,他狠狠的厲著山本,清澄的綠眸流露出恨意。   『嘖……』不爽快的扭頭跨出教室,獄寺燃起一根香煙,接著吸了一口,吐出清清淡淡的煙。   『你要去哪裡?』   『遊蕩校園。』說完,他自顧自的消失在同學面前。   『那麼……山本同學,你又要去哪裡?』   『認識校園。』   一下子消失兩位學生,台上的老師咬緊牙關,卻又不能做出任何發洩的動作,尤其是在學生面前,他不能做出不良示範。   『各位同學,千萬不要學那兩位學生,除非你的成績想不及格。』
  『獄寺,你怎麼了?』   『滾開,不要跟著我。』   『可是……』   『沒什麼好可是,不要一直煩我,真的很討人厭,只愛打棒球的笨蛋!』拋下山本在後頭,獄寺奔跑在走廊上,為的就是遠離山本。   『嘛嘛、獄寺是在吃棒球的醋嗎?』咯咯的大方笑出聲,山本完全沉溺在充滿獄寺的小天堂。   他的世界就是為了獄寺而轉動,沒有他的地方不叫天堂,而是地獄,深不見底的地獄深淵,只有黑,沒色彩。   吶,隼人……      不管你怎麼奔跑,我都會用盡全力追隨著你。   不管你怎麼討厭,我都會想盡辦法讓你改觀。
  中午時刻,山本捧著愛心便當打算和心愛的人一起分享,憑著自己的直覺,他認為獄寺就在學校頂樓。   踏過一層又一層的階梯,吵雜的爭執聲掠過耳際,山本狐疑的歪著頭,腳步放慢緩緩踏向頂樓。   『不愛護校園整潔,就該處死。』   嗯,是委員長的聲音。   『我說過了,我會把這些煙蒂拿去丟,你是聽不懂嗎?』   啊,是獄寺的聲音。   『多做解釋也沒用。』   炸藥爆裂的聲音以及柺子的摩擦聲傳入耳,山本慌慌張張的加快腳步,然後打開通往頂樓的門。
  喀啷。
  手中的便當散落一地,山本一臉震驚的望著眼前這幕場景,說什麼也不敢相信眼睛所見,就算在怎麼對自己洗腦,但事實還是擺在眼前。   唇對唇的親密接觸,以及雲雀緊抓著獄寺的雙手,過於震撼的場面替山本投下了一顆炸藥,比獄寺所製作的炸藥威力還要大,還要痛。   『嘛、我好像打擾到了。』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退縮,也許是因為早上獄寺對他說過,他很討人厭的關係吧!
  吶,獄寺,你真的很討厭我嗎?
  平時的他是不服輸的,但偏偏遇上獄寺的事情,他就會變得軟弱,而且亂了方寸。   關上門,山本連倒在地板上的便當都無力收拾,說現在有點悲傷是不對的,他很悲傷啊……   比悲傷還要再更傷。
 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,獄寺隱約記得一些事情,腦袋不斷回想。   先是和雲雀槓上了,然後雲雀因為踩到自己丟一地的煙蒂而重心不穩,因為沒有任何東西能讓他平衡,所以隨手就抓住了獄寺的手臂。   然後呢?然後呢……?   『放開我!』推開和自己湊很近的雲雀,獄寺抹去嘴唇上的氣味,好像有點不一樣,和山本接吻時的感覺不一樣。   山本……?想起剛剛山本離去的背影,好狼狽,好落魄,彷彿是被人丟棄在野外的大型犬一樣,令人痛心。   二話不說立刻追上去,留下了雲雀在原地。   雲雀皺起眉頭,默默的看著散落一地的便當以及煙蒂,難道要身為委員長的我收拾?
  教室、棒球場以及音樂教室後面的大樹下,他到處找都找不到山本的身影,除了這些地方他還會躲在哪裡?   獄寺怎麼想也想不到,他早已經將山本會去的地方全都熟記在腦裡。   這是怎麼回事?好像自己很時常觀察山本似的,他的護環、他的鞋帶、他的皮帶,全都一一記到腦海裡了。   就像現在,好像不找到山本就無法平撫複雜的情緒……   『媽的,山本武,你給老子死到哪裡去了?』   『如果你要找山本同學的話,他已經回家了,因為他說身體不舒服。』突然冒出來的女性嗓音,回頭一看才知道是十代首領長久以來暗戀的女孩。   經過京子這一次的幫忙,或許他不像平常一樣那麼討厭女孩子了。   『謝謝。』   山本武你這傢伙……竟然讓我向女孩子低頭答謝,等我找到你之後,看我怎麼炸了你這個王八蛋!
  坐在河堤的草皮上,山本撫弄著地上的雜草,漸漸西落的夕陽是橘色的,有些刺眼。   『少女失戀的感覺就是這樣嗎?』他嘴上說的好似無關緊要,其實心裡已經揪成一團,難以呼吸。   唉,獄寺呀獄寺,你還真調皮,一次又一次捉弄我的心。   『白痴,想轉性想瘋啦?』   被突如其來的人嚇到,山本很高興獄寺的出現,就算只是湊巧,他還是覺得很高興,高興到令人想流淚。   『如果獄寺希望我這麼做的話,我會毫不猶豫去動手術。』   兩人肩並著肩坐在一起,或許是夕陽的關係,山本的體溫逐漸上升。   『吶,我很喜歡隼人,喜歡到令人擔心呢……』   『擔心什麼?』   『擔心你被別人搶走啊!』   『你果然看到我跟那個愚蠢的委員長接吻啦……』獄寺捧住山本的臉頰移向自己,兩人的雙眼都有了彼此。   毫不考慮的湊上山本的唇,獄寺清淡的點一下,鏡花水月的虛幻令山本不敢相信的乾瞪著眼睛。   當時,他耳裡傳來獄寺的一字一句。   『你只要記得,我只給你吻就夠了。』站起身拍拍屁股,他拎著書包踏上回家的路途,末了還打個大哈欠。   今天也真夠累的,不僅和喜歡「咬殺」人的變態打了一架,還在校園裡繞了一大圈,最後跑到山本家,為的就是尋找棒球笨蛋的蹤影。   『吶,隼人,你剛剛說的那句話是告白嗎?』   『如果是的話,你可以去死了,笨蛋。』不知道為什麼,獄寺突然很想朝著夕陽奔跑,也許是橘色感覺很溫暖,所以他邁開腳步再度奔跑。   『嘛嘛、既然要跑,就手牽手一起跑吧!』   不同的是,這一次,他和一位熱愛棒球的少年。   手牽著手,跑。   『笨蛋!不准牽我的手!』   『咦?為什麼?我們已經是戀人了吧?戀人牽手很正常啊!』   『去死啦!想作夢等晚上吧!』   就算雙手緊緊牽著,他也不會承認自己已經喜歡上山本了。   『吶,隼人。』   『幹麻?』才剛轉頭,山本放大版映入眼簾,接著他們在夕陽下陷入一記深吻,也許,會繼續淪陷下去。
後記: 哎呀,我似乎比較喜歡天然的山本呢ˇˇ 雲雀的戲份還挺少的…… 因為我怕雲雀太搶風頭,到最後變成雲獄了。 (咦?這樣好像也不錯XD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